清華大學:教學是不可分割的完整體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5
  • 来源:北川景子av作品_北京三里屯优衣库视频_北京优衣库不雅视频

  “延期開學、如期開課”意味著什麼?

  庚子年伊始,面對洶湧而來的新冠肺炎疫情,清華人通過全校性大規模實時、互動、異地、分散的在線教學,開啟瞭一場教育教學的深刻變革。

  按照教學日歷如期開課,是我們應對疫情的承諾和行動。春季學期,全校原定開設的4254門次課程,有3923門課程在線如期開課。

  2月17日,新學期“在線開課”首日,涉及31個教學單位的155門次課程如期上線。第一周,全校共完成課程10635場次,上課師生26.4萬人次,總時長達39.5萬小時。一個月,全校共完成課程37833場次,上課師生逾102萬人次,總時長超過170萬小時。

  教學是不可分割的完整體系。清華大學如期開課,是除瞭極少量實驗實踐類課程之外,將全校課程教學體系整體搬到瞭線上,這一特殊背景下的這樣的在線教學實踐,不僅是清華校史上,也是世界高等教育史上從來沒有過的。

  堅持按照教學日歷如期開課

  “大學是一個復雜系統,大學的正常運行涉及到諸多秩序,包括教學秩序、科研秩序、日常工作秩序等,但是教學秩序是最重要的。”2月3日,清華大學5萬餘師生同上一堂課,邱勇校長對“如期開課”進一步闡釋並成為全校共識:延期開學不是不上課,而是師生要共同努力,把疫情對教學的影響降到最低。

  努力的方向,即是堅持按照教學日歷如期開課。

  “一所大學的人才培養目標,很大程度上要靠她的教學體系來達成。課程體系是教學體系最核心的組成部分。高質量的人才培養,要靠合理的課程體系和培養環節來完成。課程的開設如果缺乏整體的設計和安排,一定會影響到學生學習的成效。按照教學日歷如期開課,讓同學安心在傢、堅持學習,是學校對國傢整體防控大局應盡的責任,也是保證課程體系整體進行、保障學生順利成長的必須。”清華大學副校長彭剛說。

  “客觀上說,我們也需要按照教學日歷開展工作。”清華大學在線教學指導專傢組組長、電機系教授於歆傑進一步解釋:“在選課時,同學們的課程表大多已經安排得比較充實瞭。按照課表授課成為首選的避免‘撞車'的方式。”

師生共學習

  人在哪裡課就在哪裡

  如期開課,我們人在哪裡課就在哪裡。

  打破時空限制、調整教學方式、穩固知識體系,老師們巧思不斷、武藝全開,讓學生身在傢而心在學,保證在線學習與線下課堂教學過程、體驗和效果“實質等效”。

  安徽、新疆、海南、華盛頓、洛杉磯、瑞士、韓國……這個學期初,外文系教師劉昊專為大一學生設計的人文社科平臺課《理解莎士比亞》迎來瞭遍佈世界各地的130餘名同學。莎士比亞的誕生年“1564”是同學們進入教室的通關密碼,也是劉昊“紀念版”教學法的巧思之一。

  瑞典斯德哥爾摩,金嶽霖邏輯學講席教授、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教授魏達格(Dag Westerstahl)克服7小時的時差,雨課堂、微信、Zoom齊上陣,向來自於人文學院、計算機系、數學系、物理系、交叉信息研究院、電子系等院系的30餘名清華學子開講邏輯學。

  暫時回不瞭學校“擼鐵”,體育部教師周放專門把傢中客廳開辟出空間,“排兵佈陣”大展拳腳,帶領同學們對排球專項技術動作進行學習。無意間進入鏡頭的寵物貓也帶來瞭“雲吸貓”的樂趣。

  理論和實踐結合的“展示設計1”課堂中,工業設計系副教授范寅良通過“紙飛機”的制作,在同學們眼前解析結構和細節的處理。課間精心設計的10分鐘“follow me”環節,范寅良利用身邊傢具放松,也成為有趣的師生互動。

利用紙飛機探討結構和設計細節

  沒有雕塑泥和用具的“泥塑頭像”在線怎麼做?面對開課前部分地區快遞仍不通暢的狀況,雕塑系助理教授馬文甲從方便采購到的生活物品中進行數次實驗、配比,自制雕塑用泥,教學生自制材料。課程沒有停下,創作就不會停止。

  “數字電路與嵌入式系統”課程的主講教師、工物系副教授曾鳴開課多年,一直堅持要帶領學生跟著自己興趣“玩起來”。上課前,曾鳴為所有校內選課同學郵寄瞭教學系統。將慕課與自主設計的開源硬件(Open Hardware)相結合,實現有序上課的同時,讓同學們“真材實料”做上雲端實驗。

  一塊面包板,若幹電線、電阻、二極管,甚至還有進行簡單管腳處理的尖嘴鉗、平口鉗。無獨有偶,“電路原理”開課前,每一位在國內的同學都收到電機系朱桂萍教授從北京寄來的一套“口袋儀器”。 便攜式實驗設備加之老師從2016年即開始打造的“雷實驗”平臺,學生在傢即擁有瞭和校園教學完全一樣的實驗條件。

  有一定遠程實驗經驗的計算機系,更是借在線教學的機會,把系裡所有能夠做遠程實驗的課程全部實現:軟件類的課程全部在雲上做實驗,用會議系統指導,遠程同屏、互動講解;系統類的課程如計算機原理、網絡原理、數字邏輯等,通過遠程的控制FPGA的芯片,使學生雖身處千裡之外也享有校園中的實驗環境。

發揮專業優勢,全部遠程實驗

  當然,疫情期間課程也不能“摻水”。按照教學日歷,“電路原理”如期舉行瞭期中考試。在考試前一周的自願試做評估後,教學組采用瞭謹慎的開卷考試方式,采用雨課堂的試卷完成測試。為嚴明考試紀律,還在試卷中註明瞭倫理準則。

  我們再也回不去瞭

  不夠穩定的網絡環境,始料不及的形式安排,無法見面的互動效果……走出教室這個“舒適圈”,很多老師在第一堂在線課程之前,都感受到瞭前所未有的緊張。

  一堂課後,成就感、滿足感替代瞭心理焦慮;一周後,包容性、適應性彌補瞭技術顧慮。老師們最多的一句感慨變成:“我們再也回不去瞭。”

  回不去,出於對在線課堂的認可。

  95歲的物理系教授張禮搭檔助教胡嘉仲聯合開設“量子力學前沿選題”。講瞭22年,從教70餘年“挑戰無極限”的“再出發”,張禮感慨同學們通過微信群隨時提問、及時解答的上課方式“簡直太好瞭,對學生尤其有好處!”

張禮和胡嘉仲線上授課中

  從一名在線教學的“小白”變成瞭“達人”, 國傢級教學名師、電機系教授孫宏斌發現在線教學這件事很“過癮”。高回答率、高正確率,學生的專註、課程的質量遠都超乎瞭他最初的想象,課前的顧慮很快消失不見。

  雖然沒瞭上下課的問侯,環境學院黨委書記劉書明也在課後同學們紛紛發來“老師辛苦瞭”時深受感動。

  回不去,更掀起恰似“25.5次教育工作討論會”的研討熱潮。

  “以學生為中心”的教育理念充分體現在自動化系老師們網絡授課的過程中。劉連臣是有196名學生選修的“計算機原理與技術”的任課教師,也是研究所教工黨支部書記,在忙碌的工作之餘,傾情撰寫瞭《防疫時期,對“以學生為中心”教育理念的再實踐》的教學總結。“運籌學”任課教師王煥鋼在首次課程後,及時與大傢分享瞭《從“課程特點”和“學生視角”出發準備網課》的心得。

劉連臣老師(左)、王煥鋼老師(右)教學總結

  3月12日,於歆傑在清華大學“春風講堂”第七講解鎖高質量在線教學。“如何以在線的方式實現'育人'和'育才',是教育工作者面臨的'大考'。”於歆傑說,我們應該秉承“成效為道,數據為器;交互為體,直播為用”的理念,熟悉實現“信息投遞、學習反饋、知識眾籌”功能的在線教學工具,對教學內容進行“碎、動、減”的教學設計,才能實現“大規模實時交互式在線教學”,確保“實質等效”。

  春風已到清華園。面對以高質量在線教學應對高校疫情的防控“大考”,每一位清華答卷人都在雲端和心中一遍遍響起的上課鈴聲中“負疫前行”,共度時艱,不負韶華。